互联网CP的出现让技术创新遭遇黄昏

互联网CP的出现让技术创新遭遇黄昏
  化敌为友的大合并可能减缓创业型公司向技术创新演化的进程。合并后,他们通过模式创新方面依然可以保持绝对的优势,不用担心新冒出来的挑战者向当年的他们一样,对巨头形成威胁。

  文中国企业家何伊凡

  携程与去哪儿的合并毫无悬念,2015年一系列冤家成亲家的剧本上演之后,他们如果继续对峙才是新闻。

  58与赶集,滴滴与快的,美团与点评,携程与去哪儿都曾是“宿敌”,而传统公司中“宿敌”更多,还有不少是同城恩怨。例WM分分彩如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,蒙牛与伊利,海尔与海信,美的与格兰仕,雅戈尔与杉杉,富士康与比亚迪等等。他们鏖战经年,惊心动魄处绝对超过宫斗剧。

  移动互联网一大贡献是能迅速弥补伤痕,构建没有“宿敌”只有“宿友”的世界。可是为何传统企业之间同城恩怨不容易化解?因为传统企业更多是围绕产品展开对决,然后会延展到非市场资源的较量,例如政府关系、贷款能力等。以产品为中心的对决,往往需要打个你死我活,你多卖一台空调,我就少卖一台空调,你多卖一杯牛奶,我就少卖一杯牛奶。不用说传统企业,即使是智能手机产业,也要刺刀见红,要么剿灭,要么收购,少见合作。君不见奇虎与酷派的合作,硬碰硬的婚姻,很难点燃爱情的火花。

  O2O领域或线上公司的较量,多以用户为中心展开,彼此没有明显的物理边界,得用户者得天下,整合起来也更简单。以争夺用户为核心的竞争,更容易发生合并,合并之后不是你多吃一块肉,我就少吃一块肉,而是更便于将客群做大,将单客成本降低。

  旁观者评价今年以来的几次交易,多认为是由于资本寒冬,补贴太猛,难以持续,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做出合并的选择。但这有一个前提,既然战争以用户为核心,就需要在特定时间窗口实现用户指数级增长,即使补贴如饮鸩止渴,依然是最易见效果的战术。

  过去十五年来,中国互联网出现了顶级的“用户掠夺者”公司,他们对用户的理解与细分领先于硅谷同行——我在咖啡馆里写这篇文章时,听到旁边两个年轻人正在争论“广场舞大妈是不是一个蓝海市场”。

  不过,最近与高原资本执行董事姚亚平先生交流时,他有一个观点,引发了我对当前各种大婚的隐忧。亚平将创新分为两类,一种是模式型创新,一种是技术型创新,他认为中国互联网过去15年中,不管创业还是投资,更多都是限于模式创新,少有技术创新。

WM分分彩  模式型创新由经验积累而来,越有经验就越有优势。2000年以前,美国创业以技术型创新为主,由芯片到计算机到通信产业,美国在技术型创新为主时,都集中在波士顿,当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,以模式型创新为主导时,中心就转移到了硅谷。

  若将时距再次拉大,回溯到过去150年中,不难发现,所有技术型创始人,看待自己的身份往往是发明家、企业家为一体,而后期企业家角色会逐渐覆盖发明家的角色,例如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,他必须要探索找出一条产品可以商业化的途径,

  中国创业则呈现出相反的趋势,创业者群体中虽有很多人也是技术背景,但模式创新前期更容易在用户争夺战中取得优势,另一方面,传统产业中通过模式改造提升体验的空间又足够大,所以近年一大批风口上的公司,都在模式创新方向上跑的很快。

  用户增长到一定规模后,这些公司也开始思考将技术创新作为长跑的发动机,例如京东等的电商公司在探讨人机交互与人工智能,各种出行公司除了更有效率匹配车与用户之外,也会在数据挖掘等方向发力。

  但是,化敌为友的大合并可能减缓创业型公司向技术创新演化的进程。合并后,他们通过模式创新方面依然可以保持绝对的优势,不用担心新冒出来的挑战者向当年的他们一样,对巨头形成威胁。

  之前一篇文章D轮合中,我曾写到“如果一个战场需要粮草太多,例如O2O,需要记住一个忠告: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BAT的,但归根结底是BAT的——没有人比他们家里余粮更多”,携程与去哪儿的合并就成了最新注脚。中国最具模式创新力的公司几乎尽入BAT囊中,他们各自的生态系统正从不同维度分割用户的时间与空间。

  从悲观角度看,技术型创新在中国没有迎来黎明,就开始走向黄昏。这并非巨头所愿,只是鼓励什么,就得到什么,冥冥中自有无形之手推动,模式创新将继续获得市场的追捧,至少拥有快速变现的通道。

  梦想不可等,扫一扫,让新浪路演与你一起创业。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路演中心官方微信(也可微信搜索:新浪路演中心)。